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www.allresumesite.com!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蔥蔥又匆匆》。

    十月二十八江容嶼生日這天,本來安之陽要親自給他辦一個生日派對,但是因為江父辦了晚宴,只要延期換了個日子。

    溫父當天也有一個晚宴要參加,溫檸本來不想去,但是剛好江容嶼要回家,溫檸也就空了下來,便跟著溫父一起去參加了。

    坐車到了酒店,進入晚宴會場之后,溫檸才知道原來自己來參加的晚宴正是江父給江容嶼辦的生日宴。

    只是巡視了晚宴現場一圈,溫檸并沒有看到江容嶼。

    正在溫檸覺得奇怪的時候,溫父突然對溫檸小聲說道:“原來江總的兒子跟你是同班同學,為什么你從來沒有說過?”

    “沒有必要,我為什么要說?”溫檸反問,她并不覺得江容嶼的身份有什么特別。

    “傻孩子,那可是江氏集團未來的繼承人,多少人擠破頭都攀不上的關系,你居然說沒有必要。要不是看在你和江總的兒子是同學的關系上,你以為我們能來參加這個晚宴?我幫你準備了一份禮物,記得待會親自送給江少爺?!睖馗赣X得溫檸還是太過孩子氣,把一切都想得太天真了。

    話說到這份上,溫檸終于覺出不對味來了。

    她抬頭望著自己的父親,難以置信道:“所以你今天非得讓我來參加這個生日宴,是為了讓我幫你跟江容嶼攀關系?”

    “江氏集團這棵參天大樹誰不想攀上?阿檸,你已經長大了,爸爸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將來好。既然你不喜歡出國,那么江少爺未嘗不是一條新的路?!辈]有看出溫檸心中的憤怒,溫父只當她不懂,小聲提點她道。

    新的路?

    聽到溫父的話,溫檸怒極反笑,她忽然覺得自己真的無比可笑。

    眼前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似乎不是她的父親,而是一個從來沒有認識過的陌生人。

    最后一點猶豫和心軟被溫父這一句‘新的路’親手斬斷。

    溫檸低頭自嘲地笑了一聲,隨后從拿著的晚宴包里掏出這段時間一直隨身攜帶的錄音筆,塞進溫父的手里。

    最后含著淚抬頭望著眼前自己曾經深愛過的父親,哽咽道:“爸爸,我會有自己新的路,卻一定不是你現在為我鋪的這一條。這些年來我總是在想,到底是什么讓我們漸行漸遠,我以為是聞知雅,也或許真的是因為她,可不管是為了什么,我們到底是回不去了?!?br>
    “這個錄音筆里有我想告訴你的一切,我并不是想為自己辯解什么,我只想讓你知道我沒有你心里想的那么壞,我不想你對自己的女兒失望。至于其他,我曾經試圖修補,但到底覆水難收?!?br>
    “從今天開始,我會搬到媽媽留給我的公寓里,以后是好是壞都是我自己一個人的事情。等你老了,我會照顧你,做到一個女兒的贍養義務。至于其他,我不奢求你了,你也不要奢求我。有緣投胎做一世父女,我真的很感激,也很愛你,但我們也只能這樣了?!?br>
    說這些話的時候,溫檸的心情很平靜,終于有了一種塵埃落定的感覺。

    藏了這么久的心事有了宣泄的出口,她以為自己會開心,可是話音落下的瞬間,隨著落下的是眼里的淚水。

    真的好痛??!

    哪怕失望透頂,可是跟自己深愛的父親告別,原來是那樣痛的一件事,像是被一道雷劈開,整個人鮮血淋漓,血肉模糊……

    “阿檸……”似乎被溫檸的話震驚到,溫父拿著錄音筆站在原地,望著溫檸離去的背影楞楞地喊了一聲,一時間竟然忘記去拉她。

    溫檸一邊哭一邊走出宴會廳,她摁了電梯準備離開。

    屏幕顯示電梯從十八樓緩緩向下,到達六樓的時候‘?!囊宦暣蜷_。

    看清里面站著的江容嶼的時候,溫檸愣在了原地,卻在下一秒被江容嶼拉進了電梯。

    ……

    藍色的跑車在南城的大道上疾馳,出了城一路向西,開了將近一個半小時,江容嶼才停下了車。

    “江容嶼,你沒事吧?”

    溫檸的眼睛紅紅的,可是她看得出來,江容嶼的心情要比她更加差勁。

    “你知道這里是哪里嗎?”

    江容嶼坐在駕駛室,他緊緊抓著方向盤,目光卻一動不動望著遠處的一處別院。

    眼前的山莊矗立在山間,恢宏莊/嚴,一半隱在陰影下,一半露在慘白的月光下,奢華卻孤寂,讓人看著有些毛骨悚然。

    溫檸從來沒有來過這里,更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于是乖巧地搖了搖頭。

    很顯然江容嶼也并不是真的想從溫檸這里聽到答案,他望著遠處的別院,少年凌厲的線條半明半暗,一向不羈的眉眼間是難得露出的脆弱。

    “那是我媽媽住的地方,因為一個不愛她的男人,她虐待自己的兒子,也把自己變成了一個瘋子?!?br>
    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江容嶼面色平靜,語氣也沒有一絲波瀾,似乎只是在陳述一個與己無關的故事。

    剛在在酒店,聽到江父擅自主張邀請了溫父和溫檸,江容嶼跟江父大吵了一架。

    他真的很不能理解自己的母親,為什么會愛一個完全冷血的男人?

    這是他從小到大都想不明白的問題,于是他帶著溫檸來到了汐山,想要探尋一個苦思不得的答案。

    溫檸想不出什么話可以安慰他,只是突然伸出手,輕輕地握住了江容嶼放在方向盤上的手。

    “江容嶼,都過去了?!?br>
    溫檸的手柔軟溫熱,暖意透過皮膚表層直抵心頭。

    江容嶼垂眸,望著溫檸和自己交疊在一起的手,問道:“你是在安慰我嗎?”

    溫檸的手收緊,緊緊抓住了江容嶼。

    她搖搖頭,流過淚的眼睛亮閃閃,漂亮的像天上的星星:“我不想安慰你,我只想祝福你——江容嶼,生日快樂。還有一句,我喜歡你……”

    仿佛被溫檸的話震撼到,江容嶼反握住溫檸柔軟的手,將她整個人往自己身前一拉,將她整個人緊緊抱住。

    少女身上的馨香一如初遇那般香甜,像他最愛的香甜草莓,看一眼都讓人覺得心情舒暢。

    涼薄月光下,車里的兩人用一個擁抱給彼此取暖。

    江容嶼的吻落在溫檸的額頭,他的心仿佛冬雪融化化成了一汪春水,靠在溫檸耳邊低喃:“小狐貍,我愛你……”

    ……

    一年后。

    A大多媒體大樓。

    迎新晚會還有半個小時結束,溫檸覺得無聊,便跟同學打了聲招呼,悄悄溜出了大會堂。

    剛準備下樓的時候,迎面遇上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沒想到在這里能遇上沈隨安,溫檸微笑道:“好巧呀,沈同學,恭喜你呀,又是這一屆的新生代表,剛才的發言我聽了,比在崇禮還要帥喲?!?br>
    “你要出去?”迎新晚會還沒有結束,見溫檸往外走,沈隨安了然道。

    溫檸剛想回答,握在手里的手機忽然響了一下,她拿起看了一眼,漂亮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眼底是藏不住的甜蜜。

    “我男朋友來了,我要跟他一起去吃飯。那么沈同學我先走啦,我們下次再見?!苯輲Z發短信說已經到樓下了,溫檸顧不上跟沈隨安說話,朝他揮了揮手,便迫不及待朝著樓下跑去。

    不用溫檸介紹,沈隨安就猜到溫檸嘴里的男朋友是誰了。

    當初在崇禮,他曾經諷刺過江容嶼那時候還不是,如今卻真的成了真。

    有物理系的同學剛好路過,見沈隨安站在原地望著樓下,不由問道:“隨安,你站在這里看什么?”

    “看喜歡的人?!?br>
    沈隨安收回目光,淡淡笑了一聲,拋出了一句掩藏多年的話。

    有時候他真的很想知道,要是當初溫檸的母親沒有跟自己的父親私奔,雙雙死于空難,那么是不是一切都會有所不同?

    可是上天開了個玩笑,讓他在醫院的太平間第一眼看見溫檸就喜歡上了她,下一秒卻殘忍的讓他明白,那是他不該喜歡的人。

    沒有在意同學吃驚的表情,沈隨安轉身安靜地離開,就像每一次遠離溫檸那樣。

    前一天他做了一個夢,夢里的溫檸死在了泳池里,而他的那句喜歡是在溫檸墓前說的。

    現在能這樣開口,他已經覺得很滿意了。

    有些喜歡既然一開始便錯過了說出口的時機,那么他選擇默默祝福。

    祝福他喜歡的女孩,永遠幸??鞓?!

    ……

    溫檸跑出多媒體大樓,就看見江容嶼站在花壇前。

    不再是以往囂張的銀灰色頭發,而是一頭黑色的利落短發,卻襯得江容嶼更加英俊不凡。

    周邊有不少女孩子拋來目光,溫檸飛奔向江容嶼,撲進他的懷里撒嬌道:“等很久了嗎?”

    江容嶼揉了揉溫檸的頭發,旁若無人的在溫檸的唇上落下一個吻,溫柔地笑道:“等喜歡的人不覺得久?!?br>
    溫檸笑的一臉甜蜜,挽著江容嶼的胳膊兩人一起朝著食堂走去。

    校園廣播在播放周末主演電影的主題曲——《春情的第二樂章》。

    熟悉的女聲在溫檸耳邊響起。

    我喜歡你,藏在春日的月光里,小心珍藏,只想贈你歡喜……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蔥蔥又匆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莫要平凡

漢寶

青春的花正在綻放

老豬

戀愛魔法進行時

西瓜切一半

魔界之逆

無為秀才(書坊)

獸血萌姬

張晚知

我只想轉正啊

岳龍鵬
果贷在线,三级日本黄片,青青草在观免费,日本亚洲殴洲色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