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www.allresumesite.com!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你得加錢》。

    陳風見吳戰很快找到了狀態,于是便更加的謹慎起來,看著吳戰,此刻的陳風不想留有余力,陳風自己也投入了這戰場之中,看著自己的兵力在吳戰和葉家兄妹的聯手下,一個接著一個的倒下,這讓陳風感到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吳戰冷冷的對著天上的飛行兵道:“你們是要繼續打,還是由我來終結你們,你們自己選,我吳戰還是講理的!”

    那些飛行兵面面相覷的看著彼此,又都搖了搖頭,他們也是很無奈,吳戰見巖漿術施展不出來,在和這些飛行兵戰斗的過程中,將凌云劍法,融合自己的思想,想要將凌云劍法施展到最大程度!

    經過長時間的戰斗,此刻吳戰體內的道氣有油盡燈枯,若是再不早點將戰斗結束的話,吳戰恐怕真的就死在這里,他剛剛感到體內的虛空石碎片有一種異樣的舉動,這種感覺仿佛能夠要了吳戰的命,他剛剛隱約感到體內愛人的靈魂有了一絲復蘇的跡象!

    吳戰輕輕喝道:“凌云劍法自創功法——凌云千滔狼!”

    一匹匹惡狼伴隨著凌冽的劍意朝著那一道道飛行兵席卷而去,飛行兵從未遭遇過此等事件,也可是下面的陳風被葉家兄妹牽制的無法動彈,吳戰輕喝道:“瞬移!”

    一眨眼的功夫,便已至了這些飛行兵的正中間,這些飛行兵由于剛接觸這種陣法不久,此刻儼然一副凌亂的感覺,紛紛拉開距離,殊不知,這就是吳戰想要的真正目的,隨著吳戰沖入這些騎兵的中間,吳戰便全身帶著嚴厲的戾氣的將其震散,體內的鬼魂,寧夙愿也出來,將其震懾,可那陳風看到寧夙愿出來的一瞬間,竟然驚噩的瞪大了瞳孔!

    這寧夙愿乃陳風的妻子,寧夙愿原本是水月帝國皇帝許配給陳風的妻子,可是后來寧夙愿偷了皇宮的一個玉佩,便被皇帝老兒處死,之后不知道丟到了哪里,陳風看見自己的妻子,怎能不激動,于是大呼道:“愿兒,你怎么了,我是陳風啊,你為什么變成這個樣子了??!”

    寧夙愿空洞的眼神瞪著陳風,此刻的寧夙愿不過是傀儡罷了,一點人性的意識都沒有,看著陳風,陳風看著妻子的眼神,留下了久別重逢的淚水,吳戰也有點懵逼,這陳風咋看到自己的鬼魂寧夙愿,就一副弱勢呢!

    吳戰猜測不了陳風內心的真實想法,他只知道,這是最好的機會,因為這樣的思想是不能在戰場上發生的,因為這樣的思想一旦出現,便會被左右戰局,現在陳風隨著這寧夙愿的出現也就開始控制不了自己的鑫盛,此刻啊,哪有什么大將風范,于是擒賊先擒王,將這陳風打了個措手不及,可是在吳戰擒拿住他的一瞬間,吳戰和他們都又來到了一片未知的空間

    吳戰此刻魂穿成了一個女生,我靠,啥情況,這虛空石還能這樣玩,這也太tm奇葩了吧!

    “哎呀,難道一定要打架嗎?真是好討厭打架!”少女看來根本沒打算放棄,她收起之前所有出示的寶物,俏臉上露出一絲煩惱,隨即又被一股堅毅的神色所代替。

    “我答應阿詩瑪的,一定要帶回去的!對不起了!”像是在對王寅說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少女露出空前嚴肅的表情。

    一股凝重的氣氛在兩人之間產生,連旁邊圍觀的人也是鴉雀無聲,當然他們為了防止池魚之殃,一個個都逃的遠遠的。

    “虎咬拳!”少女的拳頭上突然附加了一層光芒,形成一個如同虎頭的圖形,向著王寅一口就咬過來。

    “這是什么功夫?”王寅從未聽說過有這樣的功夫,真可謂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不過現在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眼看少女的拳頭帶著一股勁風已經撲到眼前了。

    明王笑獄!王寅瞬間進入到天行者狀態,以拳對拳。

    轟!兩人的拳頭轟擊在一起,王寅只覺得一股磅礴的巨力從少女那如春蔥般的手指握成的拳頭上傳來,居然有整整百萬斤!

    一個纖柔的少女居然一拳就有百萬斤,真是駭人聽聞。然而相比較于王寅的驚訝,少女的內心更是涌起了萬千波浪。

    “你居然可以隨心控制自己的力量等級!”少女立刻明白了眼前的這個少年也一樣是一個不世出的天才,絕對不可輕敵。

    “山神,助我破敵!”少女一聲輕喝,一個巨大的人影出現在她的背后。

    這人影雖然只是上半身,卻也有足足三丈那么高,渾身赤裸,肌肉虬結,充滿了爆炸般的力量感。

    她是族中天才的修行者,自然知道王寅既然可以隨心控制自己的等級力量,那說明他絕對不是隨便可以擊敗的。

    她借助了山神之力才發出百萬斤巨力,但是眼前的這個少年居然不用任何的力量增幅手段就達到了不下于百萬斤的巨力,這到底是人還是龍???

    她不和道眼前的這個少年怎么會如此強大。不過強烈的使命感讓她根本沒有退卻的打算。

    “麒麟咆!”,少女的拳頭再次變換,這次變成了一個麒麟頭的模樣,力量比之前要強大的多,而且這麒麟比之之前的虎頭,形態更加完整,眉目表情也清晰的多,王寅甚至感覺到了它的凌厲目光。

    不過少女再次失算了,兩人拳頭相接,她比之前增幅了不止一倍的力量居然還是沒能壓制下眼前的這個看起來并不強壯的少年。反而有一股龐大到令她幾乎把持不住的力量將她推開。

    看來在力量上是無法勝過他了。少女當即判斷出來,隨即改變策略。

    “小心,黑天蟻”,之前用來懲戒紈绔的黑天螞蟻再次被她放了出來。

    “你如果擋不住了馬上喊放棄將手鐲給我,我是不會為難你的?!?br>
    臨戰前她居然還不忘提醒王寅一句,令王寅不由感嘆,這個少女看來是真淳樸,真天真。

    話雖如此,王寅卻也被激起了斗志,他豈是要人放水的人。

    轟,王寅一把霹靂火丟出去,在黑天蟻中引起了劇烈的爆炸,一丈多高的火焰將整群黑天蟻籠罩其中。

    “如此高溫怕是鋼鐵也要融化了吧?!庇腥梭@恐的在旁邊說道。我愛電子書

    “是火神林的霹靂火”,另一人一臉蒼白的接口。

    這霹靂火是王寅之前在上杉戒指中得到了,此時正好用出來。

    旁邊諸位都認為少女的黑天蟻會灰飛煙滅,只有那少女一臉的自信。對議論不屑一顧。

    嗡嗡,烈火濃煙過后,王寅驚訝的發現,這些小蟲子似乎絲毫無損,就像是洗了個澡一樣,反而精神抖擻起來。

    “黑天蟻水火不侵,你的火根本不會起任何作用?!鄙倥谜韵镜妮p聲說道。

    原來如此!

    雖然霹靂火不能奏效,王寅卻也沒有失望,更不可能驚慌,還有更多的手段沒用。

    這少女看來在她的族群當中地位不低,不然不可能年紀輕輕就擁有如此多的寶物。而且她的資質非凡,除了武學還會如此多的異術,就算是在中原也絕對是各大門派中的頂級天才。

    王寅覺得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應付這一戰。

    雖然這一戰來的有的莫名其妙,不過對王寅來說確是一項極好的修行,只有不斷與各種從未見過的敵人戰斗,才能迅速提高自己真正潛在的戰斗力和適應力。

    “就算是水火不侵,我倒要看看是不是還是刀槍不入!”王寅拔出青螺,面對已經排成隊伍的黑天蟻。

    黑天蟻蓄勢待發,少女一揮手,它們一窩蜂撲上,王寅的青螺當即掀起漫天劍影!

    真*斬仙!

    千萬道璀璨的劍光將鋪天蓋地的黑天蟻籠罩其中。

    “沒用的!”少女不屑地撇撇嘴,自言自語道:“黑天蟻天生異種,根本就不怕刀劍水火!”

    話音還沒有落,突然感覺不對!再看場中,少女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那漫天的黑天蟻此時居然少了很多,大部分居然都掉落在地上,原來黑漆漆的顏色也成了灰白的一團團。

    “怎么可能!”少女一臉的不可置信。

    “為什么不可能?”王寅知道自己的辦法果然奏效了。

    少女不再言語,優雅的蹲下,仿佛忘記了強敵在旁,輕輕捧起一團灰白色的黑天蟻。

    “原來是石化這么討厭的東西!”少女一捧起那團東西就知道是什么,原來是石化術。

    這劍是正常的劍,但是王寅用的招法卻不一樣,那是化石神劍。

    這劍法有化石之力,可以將敵方石化,雖然石化發生有一定的機率,不是每擊必出,對一般人來說,這就是一個用來顯擺的雞肋技能,但是對王寅來說卻是一種極為實用的技能,因為機率再低也架不住王寅的真斬仙劍影多啊。

    就算只有三成的機率,但是王寅的真斬仙在瞬間可是可以發出成千上萬道劍影,那引發石化的機率就可想而知了。

    這黑天蟻雖然天生異種,刀槍不入還不畏水火,但是卻在石化術面前沒有了用武之地,正是一物降一物,恰到好處。

    第五百七十章 修真境(一更)

    少女一聲不吭收起已經石化的黑天蟻放入袋子里,雖然石化,但是黑天蟻卻并沒有死亡,回頭等用藥水解決了石化的外殼,這黑天蟻照樣可以用,她可不舍得拋棄。

    做完一切,少女再次站起來,認真的看著王寅,認真的說道:“我叫蘭若!”

    王寅看著她的純凈的眼睛,也認真地回答:“我叫王寅!”

    “你很強!真的很強!我感覺在靈武修的境界當中,中原無人是你的對手!”

    “嘩”周圍人也聽到了少女的話,頓時一片大嘩,沒有想到這個神秘的少女對這個穿著普通的少年評價竟然如此之高——中原靈武修境界第一!

    他們卻不知道,王寅根本不是什么靈武修,而是一個能夠輕松戰勝靈武修的武徒。

    王寅淡然一笑,并沒有反駁,也沒有謙虛,因為他知道這少女說的還真是實情,現在的自己可以毫不避諱的說自己就是靈武修境界最強!沒有之一!

    畢竟他連靈武修也可以一口氣殺個幾十個。

    “但是我又必須拿到那個手鐲,所以得罪了,我只能以更高的境界來和你戰斗了!”蘭若說著,突然纖手一揮,一張符咒瞬間化為烏有,同時一圈若有若無的金黃色紋路生成,將兩人圍在當中,將其他所有人都擋在外面。

    王寅感覺這紋路并沒有什么傷害作用,也沒有做出什么反擊。

    “這是隔絕符,可以將我們和周圍的環境隔離開,我怕到時我收不了手,傷及無辜的人!”蘭若向王寅解釋了一句。

    王寅點點頭,看來這個蘭若雖然對奪取手鐲一事頗為堅持,但不失為一個心地善良的人。

    畢竟對一般武修來說,實力的強大會讓他們產生盲目的自大心理,甚至不將一般的平民和低級武修當人看,什么避免無辜傷亡在那些人看來簡直就是婦人之仁,可笑至極。

    但是王寅也堅持認為無論自己的力量有多強大,也不可以欺凌無辜,所以對蘭若的作法他還是頗為贊同,甚至有些欣賞這個蘭若。

    就在王寅左思右想之標,少女渾身的氣勢在瞬間攀升,竟然在剎那之間就到了靈武修的巔峰,然后……居然在靈武修階段還不斷攀升境界。

    “這個手鐲到底是什么東西?居然有如此強大的魔力!”王寅不由感嘆,這個手鐲只是他偶然得到,因為它渾然天生,根本沒有雕琢的痕跡,就像是從樹上長出來就是手鐲的樣子,所以就送給小透姐姐做禮物,小透姐姐也很喜歡,一直戴在手上,從來不曾解下,卻也從未發現有什么神異之處,怎么這個少女見了這個手鐲就好像見了多年未見的親人一樣,一定要將它帶走!

    不管怎樣,一定要先打敗這個少女才可以得到問話的機會!

    最終,少女的境界終于提升完成,整整比王寅高了兩個大境界。

    “你居然已經是修真境!”王寅不由贊嘆一聲,這個蘭若看樣子比他至少還要小上二三歲,但是實力卻是如此強大!王寅雖然也很強大,那是因為有天門這個神器在,而且他現在也差蘭若數個境界。

    周圍的人因為隔絕符的存在,無法看清里面發生了什么,連聲音也完全隔絕掉,大部分人開始無聊的散去。

    轟隆,蘭若簡簡單單一拳轟出,卻帶著巨大的音爆,整個隔絕空間內似乎一剎那之間成為了真空,所有的空氣都被壓縮成了一個點,然后再爆發出來,帶著強悍的風之力,化為一圈圈的風刃將王寅的整個身體都籠罩起來,這拳法與之前的截然不同,因為此時蘭若使用修真境的力量。

    然而不僅僅如此,王寅可以明顯感覺到這蘭若的勁道絕對不是一般的勁道,她用的是絕品武學,達到的是極星境界。

    這也是一個超凡脫俗的天才人物。天天

    大風!

    龐大的足以瞬間殺死領主蠻獸的力量狂涌而來,在蘭若看來,無論怎么算,王寅在這力量之下,必敗無疑,就算他隱藏境界,也是靈武修都沒有用。

    王寅當然不是靈武修,當這并不意味著他就沒有辦法抵擋蘭若的攻擊。

    龍神拳!一條有高達百丈,渾身龍鱗閃亮,龍目閃亮如同火炬一般的黑色巨龍虛影出現在王寅背后,巨龍仰天怒吼,一道黑光從它的口中噴射而出,化為一個拳頭大小的黑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向蘭若。

    “沒用的,武修階段的武學怎么可能抵擋我修真境拳法!”蘭若心中念頭一轉,兩人拳頭已然相接,轟隆??!

    還沒等她轉念過來,只感覺一股龐大到莫可名狀的力量居然以摧枯拉朽的氣勢直接沖破她的勁,將她凝聚有風之力完全打散,分毫不剩,還不止如此,這股力量甚至還更進一步,直接沖向她的經脈,狂暴的想要破壞所有擋在它面前的一切。

    磴磴磴磴,蘭若連著退了十幾步,居然還是不能消弭這股狂暴的力量,這股力量直接將她擊飛到空中才終于消停下來。

    蘭若瞪大了眼睛,好像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你,你怎么可能?你明明只是一個武修!”

    “剛才那股力量是什么!”

    “怎么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武修怎么可能破解修真力!”

    蘭若如同連珠炮一般的向王寅發問,王寅這一拳將她過去十幾年來學習的武學之道和世界觀徹底打破,她簡直已經蒙了!

    王寅微笑不語,他當然不會告訴蘭若他用的是合一勁!

    合一勁居然連修真勁都可以破!

    當然這個世界上真正練成了合一勁的也就只有王寅一個而已,過去沒有過,將來估計也不會再有,所以蘭若無法理解也在情理之中。

    “唉,算了算了,看來我根本不是你的對手!”蘭若終于沮喪的放棄了。

    明明等級比對手高,但是卻根本不是對手,這對于在族中多年來一直被稱為修行天才的蘭若實在是一個打擊。然而事到如今她也沒有了任何辦法。

    蘭若撤去了隔絕符,對王寅說道:“這個手鐲是你姐姐的嗎?我想你一定是非常愛你的姐姐!”

    “是的!”王寅點點頭,與小透姐姐的過往一幕幕顯現在他的眼前。

    “那她現在在哪里?你為什么沒有和她在一起?”蘭若有點不解地問。

    “她去了一個沒有紛爭,沒有爭斗的地方!”王寅無論如何不愿說出那個死字。

    “原來如此!”蘭若點點頭,表示明白。

    隨即她說出了一句令王寅目瞪口呆地話:“我有辦法可以讓你再次見到你的姐姐!”

    “什么?怎么可能?”王寅開始吃了一驚,隨即釋然了,不過就是一些小把戲罷了,怎么可能是真正見到人呢!

    “怎么,你不信!”蘭若嫣然一笑,如同百花綻放,魅惑眾生。

    王寅不語,雖然理智上不信,但是他內心真的希望有這種可能,所以也不馬上拒絕。

    蘭若顯然看出了王寅的心思,說道:“那我就讓你看看我們巫族的神奇!”說著她拿出一面水晶鏡子,然后用一枝細細的符筆在鏡子上畫了不少歪七扭八的符咒。

    王寅驚訝的發現,鏡子當中竟然真的產生了一個人影,是背對著人的,看樣子是一個苗條的少女模樣,還真和小透姐姐有幾分相似。

    王寅緊張的看著這鏡中少女慢慢轉過身來,當她徹底面向王寅之時,王寅只感覺腦中一陣轟鳴,頓時傻了。

    那少女不是小透是誰?那烏黑的長發,那溫柔的笑容,那會說話的明眸,正是王寅夢見了千萬次的小透姐姐。

    “姐姐”王寅激動的大喊。

    少女向他點點頭,然后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小透居然從鏡子當中走出來了,從身高不足一尺到恢復成原來的身高,似乎不過十幾個剎那的功夫。

    王寅激動的沖過去拉著小透姐姐的手,溫香軟玉,真真切切。

    “姐姐……”王寅有一輩子的話要和姐姐說,小透卻沒有聲響,僅僅只是微笑著不斷點頭。

    “這個手鐲是你之前一直戴著的!我終于把它找回來了,現在我再給你戴上!”王寅說到興奮處,取出那個木手鐲,給小透姐姐直接戴到了手上。

    “……”小透還是不聲響,只是微笑著點點頭,顯然很是滿意。

    “??!怎么會!”就在此時,突然一個有點熟悉地聲音響了起來。隨即王寅發現天旋地轉,自己仿佛要昏迷過去。當他強忍住睡意,定睛再看時,發現小透姐姐居然不見了,自己還是站在蘭若面前,連周圍的隔絕符也沒有撤銷。

    此時那蘭若拿著那個木手鐲,一臉的沮喪,看起來比王寅還要不高興。

    王寅意念進入天門一查,手鐲真的沒了。

    “我剛才竟然中了你的心念術!”王寅領悟過來了,這個蘭若根本沒有放棄,剛才居然是對他用了心念術,讓他心甘情愿地交出手鐲。

    這個少女武學雖然不如王寅,但是心念力居然比王寅還要強大,王寅自從得到天門修煉心念力以來,從來沒有遇到過心念力比他還強的人,而且還是一個年紀比他小的少女!

    “將手鐲還給我!”雖然蘭若有強大的心念力,但是事關小透姐姐的手鐲,王寅哪怕不敵,也絕對不會放棄。

    他向著蘭若一伸手,眉頭已然皺了起來,全身的功力開始凝聚,眼看就是一場大戰。

    誰知……

    “給”那蘭若居然毫不留戀地將手鐲直接丟給了王寅,剛才費盡心機騙取的手鐲此時卻棄之如同敝履。

    “呃”王寅也想到居然如此容易就要回來了,仔細看看,的確就是那個手鐲,絕對是真品,不是假貨。

    “你為什么?……”皮皮讀書網

    王寅很是不明白為什么蘭若會放棄這個手鐲,絕對不是出于對他實力的恐懼。王寅心中非常清楚,這蘭若不愧為是巫族中的天才,不但武學高超,資質絕佳,而且居然還精通心念術,絕對是萬中無一的超級天才妖孽。

    以她的心念術水平,根本不是王寅可以破解的,事實上如果剛才不是她自己撤銷了心念術,王寅根本沒有機會從中逃出來。

    在絕對優勢下卻放棄了目標,王寅有點看不懂這個少女了。

    “你肯定很奇怪為什么我會將這個蘊魂鐲直接還給你是不是?”

    蘭若聰慧過人,自然知道王寅在想什么!

    “是??!”王寅點點頭,他真的被這個少女給搞糊涂了。

    “你有沒有興趣聽一個故事?”蘭若問,情緒有點低落。

    “好??!”王寅確實很想知道。

    “我來自于西方很遠的地方,你們中原人稱我們那里為蠻地,我是蠻地萬族中的巫族……”

    就在蘭若娓娓道來的同時。

    在西方百萬里之處的蠻地當中,一座云霧繚繞的高山上的一間小茅屋中,一個上身赤裸,畫滿油彩的強壯男人向著一個渾身籠罩在黑紗中的拄杖女子恭敬地問道:“圣姑的意思是這次蘭若出行并不能帶來蘊魂木?”

    “沒錯!”這稱為圣姑的女子用蒼老的聲音回答。

    “既然如此,為什么圣姑大人并沒有阻止族長指定蘭若出行,說是可以解救公主?”

    “這不是族長的意思,是我的意思!”圣姑拄著龍頭拐杖走了幾步,來到窗戶邊上,看著云海,緩緩答道。

    “哦,竟然是圣姑您的意思?”男人顯然吃了一驚。

    “沒錯!”圣姑肯定的回答,“連蘭若那個丫頭也是我親自指定的!”

    “那是為何?”男人露出一臉的疑惑神色。

    “因為我通過請示圣靈卜算,這次出行雖然不能帶回蘊魂木,但是解救公主的契機就在這出行之中,而其中的關鍵又是應在蘭若身上!”圣姑說出了原因。

    “圣靈!”男人當即肅然起敬,再無半分異議。

    “想來,現在那個小丫頭應該找到了那個契機,公主啊,你再耐心等待幾日,轉機馬上就會來到!”圣姑心中默念。

    雷州城,蘭若還和王寅待在隔絕符的圈子里講述有關公主的事,“……所以很奇怪的一件事,公主就是突然倒下,任何人都不能查出她到底患了什么病,直到圣姑婆婆說出公主是失了魂?!?br>
    “失了魂?”

    “沒錯!婆婆是這么說的!而且她還不得已啟動了族中祖巫廟的祖巫陣,用來護住公主的魂魄不會消散,但是她說祖巫陣雖然可以短時候護住公主的魂魄不消失,但是因為其中的養魂石數量有限,必須在三年內找到蘊魂木才可以長久保存她的魂魄,不然一樣是煙消云散!”

    “養魂石!”王寅眼中突然閃過古怪的神色,這養魂石不就是他在合一勁的試煉地所得到的那數不清的魂石嗎?

    “怎么?你知道養魂石???”蘭若問道。

    “哦,不是,我只是覺得這個名字有點奇怪,居然還有這種石頭!”王寅可不想隨便暴露自己有巨量養魂石的事實。

    “這么說來,這個手鐲就是你所說的蘊魂木了!”王寅忙轉移話題,一邊拿出小透姐姐的手鐲,裝模作樣地左右翻看!”

    “是的,這就是我們圣姑婆婆費盡心機推算出來的可以在這個地方找到的蘊魂木!”蘭若心事重重,卻沒有注意王寅的變化。

    “那為什么……”

    “因為這個蘊魂木上已經有別人的魂魄了,公主的魂魄根本不可能再寄居在上面,所以對我們來說,這東西就沒有什么作用了!”蘭若沮喪地說。

    “已經有別人的魂魄了?”王寅心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但是又不敢確定,“你是如何看出來的!”

    “這是我們巫族的秘法,很難解釋清楚!”蘭若簡單答道。

    “那你可以看出是什么人嗎?”王寅心臟狂跳,感覺都快跳出胸口了。

    “不能具體判斷是誰!不過這魂魄氣息輕靈,應該還是一個年輕人,而且氣屬純陰,所以不但是一個年輕女子,而且還是處子!”

    “年輕女子!難道真的是……”王寅漲紅了臉,“那要如何才能看出她的原來面目呢?”

    “如果要看出原來面目,那一定要她的魂魄完整,沒有缺失,沒有破損才可以,而且要用養魂石布置凝魂陣日日溫養,最后再用顯魂鏡才可以看到!”蘭若倒也沒有藏私,一一說給王寅聽。

    當然在她看來,王寅的想法雖好,卻注定只是空中樓閣。

    她早就看出來王寅對這個他說稱的小透姐姐感情極深,為了她可以不惜一切,而且他自從知道了蘊魂木后問的一切問題也暴露了他的想法——他認為蘊魂木上的那個魂魄就是他的小透姐姐。

    只是就算這魂魄真是小透姐姐,想要見到她,一樣是千難萬難!

    “凝魂陣和顯魂鏡是什么東西?”王寅急切的問道。

    “凝魂陣是一種可以凝聚魂魄的陣法,我們的祖巫陣其中就含有這種陣法。至于顯魂鏡是我們巫族大巫修行時所用的一種道具!”

    “那你會這種陣法嗎?你有這種道具嗎?”王寅連珠炮一樣的發問。

    “我會,我也有!但是——”蘭若拉長了聲調,“你為什么不先問問養魂石呢?這才是關鍵,沒有養魂石,一切都是空想!你知道我為什么要出來尋找蘊魂木,因為養魂石即使是在我們巫族中也不多……”

    “??!”蘭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你,你,你怎么會有養魂石!居然還是最為極品的那種!天??!我看到了什么!”

    王寅笑咪咪地收起了兩塊養魂石,又笑咪咪地看著蘭若。

    “好,我給你凝魂陣和顯魂鏡,但是你要給我一塊養魂石!”蘭若是什么腦子,不用明說,立馬就明白了王寅的意思。

    “這是一個記錄了凝魂陣的天心,還有這是一面顯魂鏡!”蘭若手腳麻利,立刻就將王寅需要的兩樣東西丟給了他。

    雖然久經風雨,王寅的心性已經堅定如磐石,但是現在他還是激動的差點跳起來。我愛電子書

    隨手將那塊養魂石丟給了蘭若,王寅將這記錄凝魂陣的天心融入了識海,開始學習。

    令他開心的是,這凝魂陣居然在天門的推演下又進化了,從原來的上品凝魂陣進化為了極品凝魂陣。

    而一邊的蘭若則是驚喜地捧著養魂石,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可是一塊極品養魂石啊,就算是在他們巫族中都僅僅只有幾塊而已。而且如果從價值上來講,她交易給王寅的那凝魂陣天心和顯魂鏡的價值根本不及這養魂石的萬一。此次出來,雖然原來的任務沒有完成,但是得到一塊養魂石也是意外之喜。

    然而令她沒有想到的是更大的驚喜還在后面。

    “這個凝魂陣上說凝魂必須要用十二塊不同的養魂石?!蓖跻穆曇粼谔m若耳邊響起。

    “是的!”蘭若顯得非常不好意思,感覺好像自己騙了王寅一般。畢竟養魂石非常難得,有一塊已經是天幸,兩塊更是奇跡,現在她從王寅這里拿走了一塊,王寅只剩余一塊,就算是有了陣法沒有核心也是白搭??!當然了就算是她沒拿這一塊,其實王寅也一樣完不成凝魂陣。

    “對不起!”蘭若抓緊了手中的凝魂石,心中矛盾萬分?!拔因_了你,凝魂陣根本不是一塊養魂石就可以支撐起來的?!眱尚星鍦I從蘭若眼中流了下來。

    “哦,你怎么哭了!真是對不起啊,都怪我,就一塊怎么能形成陣呢?我馬上就給你補上!”王寅說著,又從天門中取出一塊不同屬性的養魂石遞給蘭若。

    蘭若急忙擺手,“不行,不行,你都送我了,你自己的陣法怎么辦?”

    王寅又找出一塊。

    “你,你,你居然不止兩塊!”

    王寅又遞過去一塊。

    “你怎么有這么多?”

    又是一塊。

    “而且還是不同屬性的!”

    又是一塊。

    “開什么玩笑,這是真的養魂石嗎?”

    又是一塊。

    “……”蘭若已經麻木了,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不一會功夫,整整十二塊養魂石就放在了蘭若的面前。

    “這些都給我!”蘭若簡直不可置信,懷疑自己身處夢中。

    “當然!一塊又不能用,當然要給你一組了,我可是講誠信的!”王寅笑嘻嘻地回答。

    “你知道這養魂石有多珍貴嗎?”蘭若還是沒有收起這些養魂石。

    “當然知道!從你的話中我已經完全明白它的珍貴,但是就算再珍貴,又怎么比得過我的小透姐姐,如果能再見到小透姐姐,就算是用全世界來換我也會毫不猶豫!”王寅認真地說道。

    “用全世界來換我也會毫不猶豫!”蘭若被深深打動了,她將這個男孩的這句話深深地刻在心中,直到永久。

    “如此,多謝了!”蘭若低下頭,輕聲道了謝,終于收下了這些養魂石,畢竟它們關系到公主是否能夠平安無事,而且蘭若明白以王寅對姐姐的感情,他既然可以送給自己這么多的養魂石,說明他自己肯定還有足夠的養魂石用來擺陣。

    “這才對嘛!”王寅滿意地點點頭。然后又取出十二塊一套的養魂石,準備布陣。

    “你要開始布陣了?”蘭若覺得匪夷所思,這也太快了,才剛剛融合了天心,學了不到一盞茶的時候,居然就開始布陣了。

    “對??!”王寅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凝魂陣雖然不是什么深奧的陣法,但是它主要針對人的魂魄,稍有不慎就可能功虧一簣,我覺得你還是慎重一點……”蘭若正想勸王寅小心謹慎,最好多多熟悉之后再上,突然感覺不對,眼睛都瞪大了。

    “你,你怎么用這些養魂石?”

    “有什么不對嗎?”王寅一臉懵懂。

    “凝魂陣需要用到十二塊養魂石不假,但那十二塊養魂石是分別從一陰九陽到九陰一陽,還有一塊十陰、一塊十陽和一塊無陰無陽,你怎么居然用了兩塊十陽,你知不知道人的魂魄非常脆弱,陰陽之氣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根本不能亂來,你用了兩塊十陽,會將人的魂魄徹底燒掉的!”蘭若的氣不打一處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突然她又想到自己的十二塊養魂石,不會也是這樣!

    取出來一看,果然如此,頓時一頭黑線,幸好發現的早,如果換一個馬大哈,一回去就給公主換上這一套,不是一切都完了嗎?好險!

    “哦,你說這個啊,本來呢,你說的也沒錯,但那只是一般情況,但是對小透姐姐來說,她附著于蘊魂木上時間不少,本來就很虛弱了,自然是要下的猛一點的料。再者小透姐姐是純陰之體,用的陽氣多一點對溫養神魂還是有幫助的!”

    “你這都是什么理論,天心上是這么說的嗎?”蘭若毫不示弱。

    “天心是的確不是這樣說的,但是我覺得應該這樣沒錯!”王寅也不愿意認錯,畢竟他下的這個方案可是天門給出來的已進化為極品凝魂陣的理論。

    “你覺得就可以嗎?你才學習了幾天凝魂陣?”蘭若還是不放心,其實她不是為了對錯問題,而是覺得王寅這樣大方的幫助他,如果她在王寅犯錯的時候不指出導致他最終見不了姐姐,一定會非常內疚。

    “那我問你,諸陰盡而一陽生,諸陽盡而一陰生是什么意思?”王寅不再辯解,畢竟天門的秘密不公開他很難解釋,反而突然發問。

    “這有何難,你居然來考較我……”蘭若口若懸河,一會兒就將這意思解釋的完美透徹。

    “那孤陰不生,獨陽不長,陰陽和合,諸法道全是什么意思?”王寅又問一句。

    “哦,有點深度!”蘭若沒想到王寅才不過這短短的一盞茶功夫,居然可以對凝魂陣有這么深的認識,當下又扒拉扒拉說了一通。

    “那既然孤陰不生,獨陽不長,在陰陽之盡頭又如何能夠反生?”王寅步步進逼。

    “啊,這……”這下蘭若遲疑了,囁囁了半天才斷斷續續說了一番連自己都不信的解釋。舞神電子書

    “呵呵!”王寅只給她這個問答。

    “那你說是什么意思?”蘭若的好勝心起,反問王寅。

    “很簡單……”王寅扒拉扒拉,三言兩語就將這意思解釋清楚了。

    “好像你說的還挺有理道的樣子!”蘭若陷入了沉思。

    良久,蘭若抬起頭來,“那是一定用要十陽嗎?一陰九陽就不行嗎?”

    “不行!”王寅堅決的答道。

    “為什么?”

    “因為……”王寅又扒拉扒拉解釋一通,蘭若再次沉思,漸漸地,她的眼睛越來越亮,顯然也領悟到了什么東西!

    “你真的是一個天才!你的理論居然是完全正確的!你怎么做到的,居然在這么短的時候內將一門陣法重新推演!”蘭若現在對王寅已經從驚訝、感激到了崇拜的地步,這少年實在是太牛了,這種上品的陣法居然可以在第一次看到后就推演出更深層次的東西!簡直就是天才中的妖孽。

    王寅只是笑笑,卻沒有回答,畢竟天門的秘密可不能說出去。

    “那按照你的說法!我們公主的凝魂陣也應該改一下使用你所說的養魂石來排列咯?”蘭若想起王寅給她的養魂石也是有兩塊十陽的。

    “當然,聽你說你們公主和小透姐姐似乎是同一年紀,而且她應該還是處女吧!”

    “當然了,公主從未婚配過,當然是!”蘭若漲紅了臉,滿是羞澀,不過還是予以肯定回答。

    “那不就結了!”

    蘭若沉思片刻,突然道,“那依你的看法,這個凝魂陣應該如何排布置呢?”她以目前的理解,實在很難想出多了一塊十陽石該如何布陣。

    “很簡單!”王寅拿出一枝筆,刷刷刷很快就將一個陣法勾勒出來。

    蘭若半信半疑地拿過王寅所畫的陣法圖,一時間竟然愣住了,這陣法圖她一眼就看出來的確就是凝魂陣,但是又不同于之前圣姑所用的凝魂陣,這凝魂陣的等級明顯比圣姑所用的還要高級!

    “你之前真的沒有學過凝魂陣嗎?”蘭若不可置信地問王寅,如果沒有的話那也太天才了,這怎么可能?

    要知道陣法這種東西可不可天才就能學會精通的,很多天才窮一生之力也不過才學會那么幾個,而且還都是品級很低的比如下品、中品的陣法,要學上品陣法必須資質、機緣、師承、天心等等多方面的配合,至于極品陣法,從來只有傳說,還沒聽說現世之中有人會極品陣法。

    但是現在這個看樣子不會超過十四歲的少年居然會極品陣法,而且還是陣法中最為艱難晦澀的魂魄類陣法,這叫人如何能信,但是事實就擺在面前,蘭若已經可以肯定這個陣法絕對是正宗的極品凝魂陣。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你得加錢》。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仙都

本宮不是太子(書坊)

末世玄機

長夜聽風

圣升之門

萌元子(書坊)

下心

蠱真人

卿君念君勿忘君

我意為天

魔鬼系列

藥王爺
果贷在线,三级日本黄片,青青草在观免费,日本亚洲殴洲色a